真的没钱了

【出胜】绯闻男友(3)

就是那个 槽点太多了 笑死 然后又真的好看我 疯狂指手画脚

计时开始前32秒:

避雷注意
→双影帝paro
→非原作设定 无个性 
→ooc 渣文笔 没什么特别意义
→粗体是剧情 下划线是台词

7.

爆豪躺在地上让化妆师上特效妆,美术部的人在他周围倒道具血浆,柏油路面上那些细微的凹陷令他浑身难受,偏偏他又不能动弹。

绿谷捧着一大束鲜花,声音哽咽的诉说着自己此刻的心情,还要加插自己与爆豪无数的回忆杀,随意听几句又是“英年早逝”“我没想过这样”。

刚开始上妆时看到绿谷捧着花走了过来,爆豪都差不多知道这货想干什么了,就是没想到他找上了轰,拿个播放器在放bgm,放得气氛特别凄惨。

化妆师憋笑憋得快要缺氧,倒是替爆豪上妆的手依然稳。

听着绿谷从幼儿园毕业话剧讲到大学毕业作品,爆豪忍不住开口,“你有种继续说,看我能动的时候会不会把你从这里揍到幼儿园那去。”

绿谷的哭诉瞬间停下来了。

“轰焦冻你一个唱主题曲的跑过来找茬啊?快滚回去!”

轰按停了放着bgm的播放器,认真的回答道,“丽日说道具组那边出了点问题,她要到那边跟进一下,叫我来这边帮忙看看。”

“屁!你能帮到什么!”

“爆豪先生别动啊啊啊啊啊!!!妆会花的!!!”

今场拍的是女主父亲醉酒驾驶,撞倒了正在过马路的主唱。虽然这一段在戏中只是很快速的闪过,但也是推动整部电影的中心剧情。绿谷跟剧组人员交代了一下便留了下来,拍完这一场景之后便是女主和医生在酒吧对峙,他先得酝酿一下情绪。

拍完之后爆豪第一时间把口里的入口血浆给吐出来,一向这类型血浆都是用食用色素和蜂蜜兑水调制出来的。

那味道和绿谷做的饭一样糟糕。

“太过分了小胜,我做的饭比入口血浆好多了吧,怎么说也是跟足食谱来做的。”绿谷替爆豪涂下一场景要求的红色指甲油,刚涂完右手,现在去涂左手。

那你好棒噢,爆豪心想。

他不会在这种时候去嘲笑绿谷那烂透了的厨艺,万一绿谷想反驳时一个失手给涂出界,那又得花时间去洗。

绿谷做的饭很难咽是全圈都知道的事。

娱乐圈圈内的三大杀手,MV杀手轰焦冻,综艺杀手爆豪胜己,还有厨艺杀手绿谷出久,这三巨头已经成为了圈内制作人员的恶梦,尤其是绿谷。

前两者还能避免,可绿谷那一个真的没能有一丝丝防备,探班和慰问都会带上自己做的菜,还要是外表吸引入口致命的类型,不少刚入行的新人甚至是导演都惨遭毒手。

噢,那个柠檬派,毕生难忘。某剧组的导演如是说:那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厉害的东西,简直是生化武器的水准——由那天开始我就发誓以后拍什么都要完美!

对!没有任何探班的机会!没有!

8.

绿谷闲着没事,开了手机刷推特,爆豪在等指甲油干透,脑里重演下一个场景的动作。

这部戏对于爆豪来说,最具挑战性的便是剧本的后期,他并没有很多台词,主要靠动作和神色去表现角色的神韵,一举一动都要很小心,一出错了整个感觉都会不一样。

“喂废久,把剧本拿过来我再看一遍。”爆豪在桌下踹了绿谷一脚,用眼神示意放在沙发的剧本。

绿谷也刚好起身活动一下筋骨,拿过剧本翻到爆豪出演的场景,放在桌上,“啊,小胜,有根睫毛掉到脸上了,我帮你取下来吧。”

“滚开,别碰我,指甲油干了老子自己弄走。”

“就一下啦小胜。”

“别过来,我说了别过来!别碰我垃圾!操你妈!滚!!!!”

他们没注意到的是,门外有轻微的咔嚓声,镜头一闪而过。

“啊抱歉……”女演员礼貌的向刚撞到她的人道歉,对方没有任何回应,低头跑走,她不明所以的歪歪头,看着对方跑完的身影。

站她旁边的丽日没多留意,有点焦急的敲了敲雄英演员休息室的门,“小久和爆豪在吗?”

“哎,丽日同学怎么了?”

“就片场那边的道具柜子出了点问题,希望你们拍的时候尽量不要撞到……”

女演员略有所思的望着刚刚那人跑走的方向,印象中好像有见过那人,又好像没有,纠结不已。

9.

“别被骗到了,别被影响到了。”

昏暗的灯光,驻唱女歌手抱着麦克风,像捧着情人的头颅一样深情,整个酒吧就只有她的歌声,没有伴奏也没有喧闹的人群,她的声音微微的沙哑,像八十年代的蓝调。

他不喜欢太过安静,他热爱于与人群一起大吵大闹,让自己的舞台变得特别热闹,尖叫声和嘶吼交杂着——让几千万人因他而疯狂。

而这里是他开始的地方。


医生抬起了眼帘,他看到他的情人就缩在沙发的一角,把玩着涂成深红色的指甲。他似乎察觉到医生的目光,抬起头望过去,嘴角扬起一个戏谑的弧度,可医生眨一下眼睛,他又不见了。

他猛然站起来,锋利的刀片抵在实习生的大动脉上,实习生本能的向后退去,料不知绊到了自己的左脚,跌坐在地上。


和绿谷拍对手戏时,总会有人给予善意的提醒,有时候是剧组的工作人员,或是有深厚经验的老戏骨,但基本上说的都没多差别。

经验丰富的演员通常能够带动起对手,使整个场景的层次再上一层,把观众的眼球吸引着,把自己的角色和对手的角色演得栩栩如生。

与暴躁易怒的表面态度不同,爆豪的演技细腻精湛,对角色的心理状态掌握得炉火纯青,擅长于用细微的动作改变自己的气场,是慢慢把对手带动起来的慢热型,当你察觉到的时候,已经与他的节奏同步了。

可绿谷并不是这样。

强硬,霸道,毫不留情——把人强行拽到他的节奏中,不会让对手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一旦被他带动起来,你就找不回自己的节奏了。”


医生突然从衣袋里掏出手机,光是这个动作已经令实习生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不知不觉连额头也冒出了冷汗,张了张口却连声音也快不出来。

他把手机抛到实习生面前,看到她吓得把手机摔倒在地上,嘴唇哆嗦着,强逼自己把目光从手机画面上移开。医生摇头叹息,又蹲下来,用刀片拍拍实习生的脸颊,示意她望向自己。

然后她对上了绿谷的眼睛。

那一瞬间她似乎被人捏着咽喉,夺去了所有呼吸,无数的恶意从那双眼睛里冲入她的四肢,寒气充斥着她的身体。


爆豪走到丽日那边等最后一场的拍摄,刚刚爆豪从绿谷眼中消失的效果会用CG去制成,他在镜头转向绿谷的时候便从布景退出来了。

“那小姑娘给出了非常出色的反应呢……”剧务助理在一边赞叹不已。

爆豪看起来有点不耐烦,啧了一声。绿谷完全没有手下留情,那是压倒性的实力差距所造成的后果。

女演员自己也心里明白。

前面的场景里,医生作为幕后黑手的身份并没有暴露,和女主角之间亦师亦友的关系,加上绿谷本身的演技,带给她一种很舒服,如沐春风的感觉。

所以她很期待这次与绿谷的对戏,这场景是她在这部电影中,第一次与绿谷站在对立的立场来拍对手戏。

对立的关系。

可这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没有时间调整状态,也没来得及顺过气来,被气势所迫压着,连呼吸也感觉到烧灼感,喉咙渴求着水分。

女演员的瞳孔猛然收缩,下意识的向后退,直到后背撞上了道具柜感觉到疼痛,才反应过来。

「就片场那边的道具柜子出了点问题,希望你们拍的时候尽量不要撞到……」

“那个柜子!”助导脱口而出,未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已经准备冲出去救人。

绿谷听到的那一刻就扑过去把女演员给护在怀中,丽日和爆豪都反射性的站起来向布景冲了过去,想要把柜子给托起来。

还是迟了一步。

整个柜子给砸到了绿谷的背上,放在柜上的空瓶全都掉了下来,打在他身上再掉到地面摔成碎片。

全个片场静默了半刻,直到不知是谁发出了微弱的抽气声。

“去叫救护车!”

TBC.

这是个脆弱的柜子



评论
热度(293)

© it was a murder bt not a cri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