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死

【出胜】 憧憬与疼痛

我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敬业友善...................咽......咽气......................................

止息_:

*毕业5年后


*绿谷181  爆豪175【完全无关紧要】


*出→胜,非恋人设定


*标题和正文基本没啥关系【】


*爆豪受到敌人的个性攻击,不吃解药的话疼痛感随时会出现(WHO疼痛等级为3-4之间),但是吃药的话个性会慢慢消失,最终变为“无个性者”。这种影响即使该个性拥有者死亡也会持续施加影响。出于两人既是从小认识的青梅竹马又是同一事务所的伙伴的原因,现在爆豪由绿谷负责照顾。两人均处于无限期休假之中。


原梗来自LOFTER  @HCL  太太!太太的图真的超美味_(:з」∠)_完全没有写出原图那种黑化感觉的绿谷_(:з」∠)_


可能后面会追加一点肉


随时可能流产


长微博戳:http://wx2.sinaimg.cn/mw1024/a89e1473gy1fg7cgekpk9j20c8468jv7.jpg


 


 


夏天的午后总是令人感到烦闷,商店的玻璃橱窗里映着树叶破碎的倒影,空气里充满了躁动的气味。


这种炎热的天气总是让绿谷想到他的青梅竹马,他所有有关学校时代的回忆似乎只剩下这样的夏天:微透的校服衬衫、运动后颈间留下的汗水,还有相隔两个座位的爆豪胜己的背影。


自从雄英毕业已经过去五年,当年一同出生入死的同班同学大多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英雄,虽然大家天各一方但倒也没断了联系。


“似乎很久没有和轰同学联系了呢.......”一边这么想着,绿谷打开了自家紧锁的房门——


 


“我回来了喔,小胜。”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绿谷轻车熟路的绕过室内任何可能存在的障碍物,打开了灯。还算宽敞的房间里一片狼藉。


翻倒的花瓶旁边书籍散落一地,茶几下的地毯被水打湿,绿谷对这些熟视无睹,径直走向里间的卧室:空气中还有微弱的爆炸后残留下来的火药气息,床脚边堆放着凌乱的床单,爆豪胜己蜷缩在墙角,浑身冷汗,他穿着过分宽大的衬衣,身边是散落的药盒和红白色的胶囊。


“今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将手中提着的塑料袋随手放在一边,绿谷走到爆豪身边,伸出满是伤疤的手轻轻抚摸他的头顶。显然他故意无视了墙壁上的抓痕和地面上散落的被烧焦的纸片和布条。


轻微的动作换来的却是剧烈的反抗——爆豪胜己浑身一颤,挣扎着向旁边躲开,似乎是想逃过绿谷的抚摸。然而这逃避的举动在半途就被阻止,绿谷一手抓住爆豪的头发将他拉近自己,又好像是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可能会弄伤对面的人,手由抓变摸,像是抚摸不听话的幼兽。


“可恶,区区一个笨久.....”虚弱的话音刚从爆豪嘴角边溜出,他的脸却突然扭曲,仿佛受到了重击一般弯折了身体。好像失去了说话的力气,他只能像脱水的鱼一般大口汲取着空气。绿谷安抚性的虚虚环抱住爆豪,让他的头抵在自己的肩膀。他垂下眼帘,目光仿佛要化作实体一般舔舐着在自己怀中剧烈颤抖,陷入无尽疼痛之中的青梅竹马,嘴角的弧度悄悄拉起。


 


 


这是他一直注视着的人。


从年幼时天真的追随到带有渴求意味的凝望,一个只会放声大哭的幼小男孩成长为One for all的继承者、世界排名No.1的英雄。包括绿谷的敌人在内,所有人都认为绿谷是一个好人:善良、坚强、勇敢、谦虚、诚实......似乎所有的褒义词都可以成为绿谷头顶冕冠上的一颗宝石。


但是只有绿谷知道,自己已经坏掉了。


人生第一次的性冲动,绿谷的脑海中浮现的是每天映入眼帘的青梅竹马纤细的脖颈。那个画面大概是“绿谷出久”崩坏的开始。


那天以后,“爆豪胜己”这四个字占据了绿谷出久人生的很大一部分:不管是初中时的偷偷关注也好,还是进入雄英后光明正大的针锋相对也好,又或者是成为职业英雄后一定要进入同一个事务所也好,绿谷出久必然会出现在爆豪胜己的人生轨迹上。


 


 


喜欢。


喜欢。


喜欢。


喜欢他生气时扬起的眉毛、喜欢他得意时咧开的嘴角、喜欢他训练时战斗服下露出的肌肉、喜欢他无论何时都炸起的头发、喜欢他喊自己“笨久”时偶尔会露出的一丝笑意......


喜欢他。


好喜欢他。


喜欢这个拥有与名字相称个性的人


喜欢这个因为自己强大个性而自豪的人


喜欢这个靠着个性战斗至今的人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爆豪胜己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爆豪胜己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爆豪胜己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爆豪胜己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爆豪胜己,是绿谷出久求而不得的宝物。


 


 


 


 


“笨久....”微弱如同气音的哀求打断了绿谷的思绪,爆豪颤抖着双手揪住绿谷的领口“给我药.....求你......我好疼啊.....”


他的双手被特制的绑带束缚,脖子上套着能够抑制“个性”强度的项圈,敞开的衬衣领子掩藏不住脖子上明显因为抓挠而产生的伤痕。因疼痛而扭曲的脸颊上布满了泪水和汗水,如蛇一般扭曲着蜿蜒而下,在锁骨积蓄出一片小小的水潭。他比之前瘦了很多,整个人仿佛一只无家可归的幼猫,惶惶不可终日。


“不行的哟,小胜”看着浑身颤抖的青梅竹马,青年脸上的笑意不断加深“都说了吧,就算再疼也不可以吃那种药,可不能输给它哦。”他捡起青梅竹马身边散落的胶囊,在爆豪哀求的眼光中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酸橙的甜味在口中扩散开来,看来安慰剂的办法行不通呢,绿谷垂下眼眸看着自己被禁锢的青梅竹马。


 


 


然而爆豪胜己几乎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剧烈的疼痛在他身体里的每一处暴发,这无端的疼痛不亚于任何一场令人耳不忍闻的酷刑:头骨被锯开,脖颈被勒紧,身体里的每一处骨骼都被敲碎,被最钝的刀开膛破肚,沾满盐水的皮鞭经过身体的每个角落——无尽的疼痛几近摧毁他的意志。


从他被敌人袭击过去了多久?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


已经无所谓了。


不定时发作的疼痛宛如凌迟,一点一点切割着名为“爆豪胜己”的存在。他似乎分成了两个。


疼痛没有发作的时候,他好像还是那个骄傲自负的职业英雄。虽然带着防止他因疼痛而暴走伤人的抑制个性的装置,但是他能够进行正常的日常生活所需的一切活动。


然而当剧痛暴发,他整个人仿佛都变成了疼痛的集合体。仅剩的理智阻止他选择死亡,但又不足以阻止他放下所有尊严去哀求绿谷出久——他一直看不起的笨久。


 


好疼啊——


爆豪的手指无力的从绿谷领口滑落。他看着自己的手掌,上面伤痕遍布,新伤与旧疤叠在一起,宛如用刀刻下的深深沟壑。


一直一直——


疼痛——


求你——


 


“——————”


又是一轮新的疼痛,爆豪只来得及发出短促的气音,便一头栽倒在绿谷的怀里。


“——”手指无力的按在胸口的位置,他蜷缩了起来,仿佛这样就能汲取到对抗疼痛的力量。“————”


 


 


绿谷动作很轻的将爆豪整个置于自己的怀抱之中,高中时期突然增长的身高让他非常轻松的做到了这件事。他凑近爆豪的耳边,轻轻舔舐怀中人因疼痛而颤抖的耳垂:“如果吃解药的话,小胜最自豪的个性就会消失了。”
短暂的舔舐与亲吻过后,绿谷沿着泪水的痕迹不断向下,在爆豪布满冷汗的脖颈上轻咬吮吸,留下一个个红印。


他亲吻每一道伤疤,舌头沿着伤痕的路线行走;双手环抱着爆豪剧烈颤抖的身躯,分别禁锢住那双想要伤害自己身体的手;感觉到怀中躯体的颤抖逐渐减弱,绿谷终于回到爆豪耳边,带着笑意说道:“要是个性消失的话——”


 


 


 


 


“你就不是我的那个小胜了啊”

评论
热度(154)

© HCL | Powered by LOFTER